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化大家 > 大家訪談

 

 

黃:之前看你一直在微博上寫一些愛情短信,但沒想到新書居然是一個長篇小說,但又讓人覺得這小說很像劇本,是因為你接下來想要去拍電影,還是想開創一個新的寫作方向。

 

蔡康永:我有讀過一些很文學的小說,會讀到頭暈,我習慣以畫面來寫故事,主持康熙,制作人如果把構想告訴我,我跟他溝通的方法是,我會問把火鍋端出來,然后你叫陳漢章喝一口,然后觀眾看到什么,我一定問說然后觀眾看到什么,我腦子里要看到那個畫面。我喜歡那樣,因為我相信觀眾也是這樣的。這次我寫這個《愛情短信》的小說,就被我的小說家朋友們嘲笑,他們說看你在網路上寫東西,就知道你對字很計較,140字是非常潔癖的一個訓練,他說你這樣寫小說會累死,因為小說就是要揮灑,油畫這樣大刷子刷,或者水墨大刷子刷,他說你這樣工整的,裝璜完一面墻你大概就累死,不要說蓋一棟房子。我這一次是深受教訓,因為我的確在很多細節上計較,結果就累倒,他們說就像你主持《康熙來了》的時候,為什么觀眾很放松,因為你講話是很放松,這個是聊天的樂趣,看小說也是一樣,他需要很多好玩的東西,然后才到一件事,不用太扎實。

 

黃:對你來說寫小說難嗎,你通常在什么情況下寫?

 

蔡康永:我隨時寫,用硬殼筆記本手寫,等飛機的時候。坐飛機的時候,寫小說的人可能聽起來會覺得我這個工作方式很零碎。我寫這本書很難,應該在一年內完成,可是我前半年就改了8次,后半年有一次我把自己關在朋友的一個馬廄里寫完它,到印廠的最后一天我還在改結尾,后來看到莫言說他寫《生死疲勞》,43萬字只花了43天就寫完,然后我覺我簡直是慢到不行,然后又看到李安說,少年派的劇本修了400多遍,我又想到8遍也不算什么。

 

現在我又把《哈利波特》拿出來從頭看起,此刻剛好看到最后一本,我以前看是把小說開關關掉,像一般讀者一樣很享受里邊的情節變化,但我這次打開了作者的開關,看杰克羅琳怎么構想,常常嘆為觀止,她拉了很多條線,有些線到了第7期還勾住讀者,作為一個女作家她真的很了不起,除了男作家的布局之外,她連女生那種最細微的,連一個老掉的小精靈的感情世界,她都愿意去照顧她。我喜歡專業地做一件事情,這次我給我自己的任務就是要寫個長篇故事來,看我到底能夠做到多少分,我不先鍛煉我自己就不知道會遇到哪些困難,所以我一定要逼我自己。這次是8萬字,我想對于接下來邁向20萬字,我會放松一點。

 

黃:也就是說,做為臺灣最著名的電視主持人,你現在的目標就是要成為一名專業作家。

 

蔡康永:其實我一直在出書,問題在于,我做電視主持這件事情,雖然只占我一周一天的時間,可是它被看見的幾率非常高,所以大部分人誤以為我專業是做電視主持,其實說實話,一個好萊塢的明星,拍一部電影如果花掉3個月,他剩下9個月就在做別的,投資、養孩子、旅行。那歌手一年出一張專輯,剩下的時間在做別的,主持人大概也是這樣子。

 

黃:現在國內的演出市場特別火,隨便一場演唱會,30、40萬的人,已經請不到人了,你如何在這種邀約面前保持冷靜,你在一個秀場呆一個小時可以掙很多錢,為什么要去簽售會賣1000本書,這個價值根本不對等,你怎么做到的?

 

蔡康永:簽書會是到一個地方去跟你的讀者見到面說一聲謝謝,那個是一個很人情的事情,你沒事不可能跑去鄭州或者西安,如果不是因為簽書,你就永遠不會到那個地方去。我小時候喜歡看書,書的作者給過我很多力量,把種子播在我心里,我機緣比較好,很多人在我小時候就跟我見過面。現在我去跟我的讀者握一個手,我一天握6000個手,可能很累,但對于一個讀者來說他能見到一個他喜歡的作者,他知道這也是一個活人,會流汗的,個子很小的,他會放心很多,這個此人跟我一樣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這會有很大的快樂,就像那天我發現喬布斯也是雙魚座,原來這個星座也可以有一個有出息的人!原本覺得雙魚座是非常沒有規律的星座。

 

黃:其實我想問你在錢面前怎么能不動心。

 

蔡康永:你真的不需要把生命里的每一小時都拿來賺錢,比如我除了康熙之外沒有在臺灣再拍別的節目,因為我知道錢是賺不完的,你如果愿意的話,你會累到死。所以你就只好取舍,我對自己說,你將來是想留下《康熙來了》這個節目,還是你想留下一些好看的故事,你如果不好好寫,你就留不下來。李安拼老命的四年拍一部電影,他無非相信也是同一件事情,就是他如果一年導一部,一定也能夠賺很多錢,但是你四年導一部,或者像卡梅隆15年導一部《阿凡達》。但問題是,這些都是成功的例子,更多的情況是你15年當畫家,結果一幅畫都賣不出去,所以這就得賭,就像我現在開始說我要寫長篇,最后你寫了60萬字,但最后就是不成……

 

黃:那種結果你能接受嗎?

 

蔡康永:我覺得我已經占了太大的便宜,我寫個書人家都愿意看,就是因為我名聲比較大一些,我Ipad里面有很多好的歌手的專輯,我每次在飛機上都會隨便挑一個沒聽過的中文名字去聽,聽完我就想,我的媽呀,虧我還是演藝圈的人,他出了這么有趣的音樂,我完全不知道,我根本沒有鳥過這個人,我也沒有請他來康熙,等我聽到的時候他已經退出樂壇了,事實就是這樣,我想說可能有的作家寫過很多精彩的東西,但沒有人看到,他的書本來可以擺到書店,可是卻被像我這樣的人擠掉了。

 

黃:他的書可能只能賣幾千本,你的書卻賣了幾十萬本。

 

蔡康永:所以很可怕,我只好慶幸說你在這個位置,人家愿意看一點你寫的東西,就像我為什么常常去逛一些不知名的微博,他們寫得很好,但是轉發率只有2或者3,我常常轉發一般人的微博。我想你既然已經站到這個位置,你如果再做一些偷懶的事情,你就是很過分,你就很對不起人。大家催我說你干嘛不拍電影,現在電影邀約多,你隨便拍都有人找你拍,我就覺得說,好!你拍一部年度賣座不錯的電影出來又怎么樣,現在電影這么多,你難道只貪圖在你的名字底下再多一個頭銜是電影導演,你導出來的電影,無非就是重復你正在做的事情,如果一個人擅長一件事他反復做我覺得太便宜了,如果觀眾要娛樂,康熙已經給你很多娛樂了,不用再提供同一種娛樂了,雖然我很信仰娛樂。《哈利波特》給的也是娛樂、《笑傲江湖》給的也是娛樂,《康熙來了》給的也是,你應該嘗試起碼從不同方向去給,那你自己活著也有一點樂趣,因為你在做新的事情。

 

黃:這不像一個聰明人說的話,寫小說是一件很笨的功夫。

 

蔡康永:我希望可以做一些笨的事情,說實話出版社是希望我就把那100篇受歡迎的愛情微博搜集成一本書,配上漂亮的圖,那個就會賣得非常好,可是當他們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他們都呆了,為什么跑出一個長篇故事,我就說我愛寫,我就是要寫,如果不讓我寫我就不要出書,他們就屈服,寫出來之后,他們就說下一本總可以把那100篇愛情微博做出來了吧,我說那可以,但可能得把那本書和這本綁在一起賣才行。人活著無非就是追求這點東西,李安拍了《臥虎藏龍》,他要再拍《斷背山》或者是《色戒》,他就是找一點事情能夠激發他的熱情,而不是只為了票房,我相信馮小剛拍《一九四二》也是一樣的。

 

黃:但是馮小剛失敗了。

 

蔡康永:我覺得他成功了,那天他寫了一個東西我覺得好有趣,他說我拍了這么多年好玩的電影就為了把你勾進電影院來看《一九四二》,我覺得太有種了,那種荊柯刺秦王的心情,圖窮匕首現,我覺得這個人的斗志是很驚人的。那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在鋪電影老板對他的信心,金主對他的信心,院線觀眾對他的興趣,每個人都得找到自己熱情所在,然后要賭那么一次。

 

黃:聰明的人都知道用最輕巧的辦法達到最大的目的,比如你做《康熙》來了,用最輕巧的功夫賺得了最大的影響力,但是你現在想寫小說,二十萬字,六十萬字,很可能吃力不討好,前幾天看你接受采訪時你還在說,李安對自己那么狠,拍出一部那樣好的片子,可能人家最多只向你鞠躬4個月,為什么要干那么笨的事情?

 

蔡康永:電影的光環在消退中,我們活在一個視覺泛濫的時代,《少年派》如果在我20歲的時候出現,它就會成為經典,而現在它只是年度十大佳片之一。我小時候讀到爛熟的書當中有一本叫做《影史經典50部》,那50部我反復看過,但現在我跟你打賭任何一個號稱影迷的大學生,50部里面大概有30部里面他連聽都沒有聽過,電影的光環已經消退到不被當成作品,是被當成產品來看待,所以當李安用一個作品放到這個產品的世界里去,大部分的人還是把它當產品對待。但好的故事還真的比好的電影久一點,現在我們還是愿意看金庸跟哈利波特,所以我私心覺得,把時間拿去寫長篇故事,也許可以讓人家看久一點,就這樣。然后反正你看金庸多么自在,他就讓人家一直在拍,他不在乎,就是《笑傲江湖》《倚天屠龍記》你愛拍幾遍就拍幾遍,他每次都讓你拍,總有一天會有一個東西,拍的比較接近大家的想象就好了。他的文字不會被這些拍攝給傷害到。

 


3、人家都說你寫心靈雞湯,我說不是

 

黃:其實你的新書《愛情短信》最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什么樣的感悟。

 

蔡康永:我設計的這個故事,其實人物都呈現一種很奮不顧身的莽撞的狀況。因為我覺得我們大家現在都活得比較懦弱。

 

黃:那是因為我們都不想活成一個笑話。

 

蔡康永:不想成為一個笑話,或者怕自己受傷,我覺得我們把這個世故的態度推到太年輕的人的心里去,包括《康熙來了》都常常在強調這種世故,你如果愛得太瘋狂你就是一個笨蛋,然后你如果沒有嫁到一個好老公,你好像就人生缺了一塊,這個東西我其實是很警覺的,因為我在《康熙來了》之前主持一個節目,叫做《兩代電力公司》,那個節目會常常挑釁一些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比方說我們對于胖子的嘲笑,對于男性化的女生,對于娘娘腔的男生的敵意。曾幾何時《康熙來了》因為很受歡迎顯示了很主流的價值,因為受歡迎它就越難發揮非主流的觀念出來,所以我們在主流節目里已經算叛逆的,比如說小S所代表的對男生伸出魔爪的女生,她這個態度我非常愛,因為終于有女生可以吃男生豆腐,而不全是男生吃女生豆腐了。不管她吃豆腐這件事情合不合理,或者是每一次都妥當,對于我來講,這個社會上有100個男生在吃女生豆腐的時候,終于有一個女生出來吃男生豆腐了,這就是不主流,就這就是挑釁。

 

可是同時《康熙來了》也泄露了很主流的壓迫性的歧視,比方說一個胖的女明星在我們節目就不會妥當度過一集,一個不夠漂亮或者穿衣服不夠時髦的,唱歌不夠好聽的,然后婚姻出狀況里面,全部在我們節目里面都是我們攻擊的點。久而久之,它就會讓看《康熙來了》的年輕觀眾以為,對的人生必須是要漂亮,要瘦,要嫁個有錢的先生,可怕的男朋友趕快甩掉,我就想說你如果這樣瞻前顧后,你的人生最后就充滿了枷鎖,你就是把自己關進一個越來越窄的房間,它就是錐狀的,越來越窄,最后你就走不出去了。可是小S跟我都不是這種人,我們兩個是自由自在亂七八糟的人,我們怎么可能鼓勵大家去面壁。

 

所以寫的時候,我其實很在乎一件事,你當然要撞到頭破血流,要莽撞,你才能活得有樂趣,千萬不能看到兩個榮華富貴的人在搞,世界很安全,這兩個人是根本不是榮華富貴的,也沒有覺得榮華富貴是最有趣的事。所以那個書里面是很在乎勇氣這件事情,然后希望大家把那個世故的態度,從談戀愛里面除掉。

 

黃:我常常看你微博寫的關于戀愛的正能量,可有很多我覺得是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越愛越勇怎么可能?是不是像別人說的你寫的其實是一種心靈雞湯,可能連你自己在寫的時候也不大相信。

 

蔡康永:我覺得杰奎羅琳在寫哈利波特的時候,也不可能認為他會魔法,金庸也從來都不會輕功跟降龍十八掌,作者們大概都有這種,我要把我喜歡的生活跟世界,做出來,然后我自己也可以躲在里面,別人也可以躲進去,這是創作最大的一個樂趣跟目的,我在寫愛情短信的時候,我有一個系列叫做給殘酷社會的善意短信,那里面常常在講一些我們度過難關時應有的態度,我都不好跟人家講,有一天我去做一個演講,然后那個主辦方是周杰倫演唱會的主辦方,我說求求你,3000人的場地就好了,他說OK,然后一出來就是萬人體育館,我很害怕,然后我就拿我自己的短信出來,我要給我自己打氣,我跟周杰倫那個老板講同,他聽了都笑死了,我說校長你把我逼到我要讀我自己的短信才有勇氣面對你給我設計的萬人的演講會……我寫的東西,其實是寫給我自己看的,所以我不寫我不信的事情,人家都說你寫心靈雞湯,我說不是,你看我有沒有寫過吃虧就是占便宜,有沒有寫過有付出就有收獲,我沒有。

分享到:
已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8死因梭哈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