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化大家 > 大家訪談

來源于:《廣州日報》

 

華君武作品《死灰復燃》。

華君武作品《死灰復燃》。 
  “我從小就喜歡坐在大門口畫門前走過的人物,賣菜的小販、甚至是挑木桶收買小便的人……” 
  這是正在杭州唐云藝術館舉辦的《漫畫一生·華君武作品展》上,漫畫大師華君武的“序言”,就跟他的漫畫作品一樣,樸素,直接。


  沒有繪畫“天分”的漫畫大師

  華君武說,他小的時候其實并沒有什么繪畫的“天分”,只是喜歡自己亂畫而已。初中時的圖畫課上,他的成績總是勉強及格,因為他不喜歡畫工筆畫,覺得工筆畫不隨意、很呆板,不符合他的性格,總是用比較隨意的手法畫畫,所以他的老師每次看他畫的靜物畫,總要皺眉頭。

  華君武開始學漫畫是在初一。有一次,他看到一群學生在打預防針,學生很調皮,雖然打針是有點疼,但是卻故意裝出很疼的樣子來,于是他就畫了學生打針時裝出的鬼臉,沒想到這幅畫居然被他所在中學的校刊編輯看中,刊登了在校刊上面。后來,他又用漫畫表現“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這句詩,被《浙江日報》刊登出來,得了一塊錢稿費。就這樣,華君武開始了他后來漫長的漫畫生涯。

  華君武的漫畫通常被認為是“筆墨簡約精練,風格拙樸雋永,體味世態人情深刻而醇厚,筆下人物形象逼真力透紙背”,而華君武對自己的漫畫則有一句精確的定位,他說,“漫畫是用笑來戰斗的。”“戰斗”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從一開始起,華君武就沒少為自己的漫畫吃“苦頭”。

  華君武回憶說,上中學的時候,他的數理化成績很糟糕,數學考試經常得負分。偏巧當時有一位數學助教對他們也很兇,他就在課堂上畫了幅漫畫嘲笑他。畫面上是一把大大的尿壺,這位助教的頭正插在尿壺的嘴上,標題叫作《清供》。他的表弟和他同班讀書,也討厭這位助教,竟偷偷拿了這幅畫就往這位助教的教桌上一放。這下可惹了大禍,華君武說,那位助教大發雷霆,向學校提出:“不開除華君武不再教課!”華君武為此就被迫停了學。 

  諷刺與幽默是漫畫的靈魂

  有人形容華君武的漫畫是“刀刀見血,入木三分”,為此他得罪了太多人,對此,華君武認為,諷刺是永遠需要的,是天經地義的事,漫畫家就應該具備這種獨特的視角。

  諷刺與幽默是漫畫的靈魂,為了尋找漫畫的靈魂,華君武一直煞費苦心。他說,為了創作漫畫《自動樓梯》,他曾幾易其稿。起先,他畫了一把扶梯,一個人正在拼命向上爬。可他對此不滿意,覺得這樣諷刺干部向上爬的現象,僅僅只是個思想品德的問題,得改。

  于是,他又畫了一群人在爭先恐后地搶攀一把梯子,這樣的改動比原來有說服力,但又不符合他想諷刺的干部隊伍中的主要精神狀態。畫不下去,他就只得擱下畫筆。

  一次,他在北京車站看到了只能上不能下的自動電梯,心里豁然開了竅: “這樣畫,立意不就更含蓄、更深刻了嗎?”于是,一幅深刻提示干部安排中的只能上、不能下的現象的作品很快勾勒出來。

  華君武在藝術上有著一種特有的幽默,到了耄耋之年,他仍不失風趣。有一次,他在院中散步,不小心跌于沒蓋蓋子的沙井,傷了腿。友人電話慰問時說,“聽說你掉到井里了?”華君武馬上回了一句:“你不落井下石就好。”

  因漫畫曾被列入“黑名單”

  “八一三”日本侵占上海后,華君武不愿當亡國奴,他瞞著母親,只身去延安。正是從延安開始,華君武的漫畫與中國社會的風云變幻緊緊的交織在了一起。1942年春,華君武與蔡若虹、張諤三人在延安開了個諷刺畫展,其中有一幅漫畫叫《首長路線》,畫的是兩個女同志在路上聊天,一個說:“才一個科長你就嫁了。”諷刺的是當時風行的“誰的官大就嫁誰”的擇偶標準,引起了極大爭議。

  在這次杭州畫展上展出的《磨好刀再殺》,則是華君武1947年創作的,這幅漫畫描寫了當年蔣介石一邊高舉“和平方案”的盾牌,一邊馬不停蹄地在磨刀石上打磨他缺口累累的屠刀的場景。據華君武的兒子華方方透露,這個漫畫形象的蔣介石穿著一身美國大兵服裝,暗示蔣介石是依靠美國的援助才有力量來打內戰的,而光頭、高顴骨、小胡子和凹進去的眼珠形象和蔣介石太陽穴上貼的一塊小小的、四方形的、黑色的膏藥,則暗示天天打敗仗的蔣介石無時無刻不在頭痛。作品見報以后,老百姓大呼過癮,蔣介石則氣得咬牙切齒,哈爾濱的國民黨特務組織為此以“誣蔑領袖”的“罪名”,將華君武列入了暗殺的黑名單。

  華君武在上世紀60年代創作的《杜甫檢討》等“內部漫畫”在當時也影響極大。畫中,唐代詩圣杜甫正在愁眉苦臉地寫檢討,題目是“兵車行乃和平主義思想”,揭示出了當時政治思想工作存在的偏頗性和片面性。這樣的“內部漫畫”在禁忌頗多的五六十年代實在顯得彌足珍貴。 

  如今,華君武已經是耄耋之年,但只要聽見大到國際社會、小至街頭巷尾發生什么事,他的漫畫仍然會很快見諸報端。2003年SARS時期,國人隨地吐痰的陋習又凸顯出來,不日,他的漫畫《文明車隊》和配寫的短文《雪恥》就見了報;有餐廳掛起希特勒像、有照相館開設日本軍服照業務,他即憤起抨擊;2005年4月7日,自稱“漫畫退伍兵”的華君武又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一幅諷刺臺獨分子參拜靖國神社的漫畫,引起轟動。有人稱他為“社會監督員”,他自己說:“我就是改不了狗拿耗子、見了就想咬幾口的習性。” 

  “我實在太喜愛漫畫”

  如今,精神矍鑠、步履矯健的華君武每天早上打打太極拳,晚上也看一會兒電視。他說,聽評彈、聽京戲、靜養功、太極拳、逛農貿市場、到郵局給“漫友”寄信成了他業余生活的幾乎全部。“小孫女畫得不錯,她給我帶來了許多樂趣。與作者和讀者書信交流對我這個老頭子大有好處,使自己學到了不少好東西,也鍛煉了大腦,大腦不能不用,不用就會癡呆,我現在只偶有健忘,還不癡呆。”已屆92歲高齡的華君武仍然身形板直,精神飽滿,臉色紅潤,疏眉朗目,鶴發童顏的長壽秘訣也許就在于,他心理豁達,樂觀坦蕩,幽默風趣。

  不過,如今的華君武并沒有就此閉門納福、頤養天年,創作的旺盛不減當年。華君武謙虛地表示說,自己現在離生活遠了,敏銳性也差了,創作的數量和質量都在下降,創作處于枯水期,“這是人生發展規律,無法抗拒,但我現在仍在掙扎,希望下坡路上滑得慢些,因為我實在喜愛漫畫。” 

  華君武說,目前中國正在畫漫畫的約兩千人,但很多人是靠自學成長的,美術訓練的基礎較差,而且現在美術學院訓練方式也不適合培養漫畫家,所以整體水平參差不齊。這兩年出現的漫畫,也有幽默,卻少了諷刺。在華君武看來,這些諷刺是漫畫不能缺少的。說到近年來的流行漫畫,華君武說:“現在很多報紙喜歡休閑的、搞笑的漫畫,我不是說它不好,但老百姓還得通過漫畫知道一些事情。漫畫和其他藝術一樣,它要打動人,首先畫家要有感而作。”

 

 

華君武作品《杜甫檢討》。
華君武作品《杜甫檢討》。
華君武
華君武

 

分享到:
已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8死因梭哈表情包